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饶雪漫博客

 
 
 

日志

 
 

愿岁月无可回头  

2014-12-23 18:1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愿岁月无可回头 - 饶雪漫 - 饶雪漫博客

愿岁月无可回头

                        ——《17·少女症》序

初中时,我在被称作小山城的自贡读书,不会骑自行车,喜欢走路上学。那些走在上坡路和下坡路的时光,是我构思小说的最佳时刻。大段大段的文字从心头喷涌而出,再如泉水般返回内心,循环往复,乐此不疲,最终形成一个故事的核,如一枚炸弹,将那个年纪必有的孤单和不可理喻炸得面目全非,留得全身而退。

唯一遗憾的是当时年轻,对一切唾手可得的东西丝毫不懂得珍惜,灵感可以自由来去,才情便可以任意挥霍。埋头码字,抬头看星,关于未来从来都是见招拆招,没什么大不了。

后来,总是被人问,你怎么可以写出那么多的书?

我想我应该是天生干这一行的吧。对于一个路痴,脸盲,生活无能,还患有重度遗忘症的我来说,写作无疑是种最好的救赎。

我从不怀疑这项专长带给我的所有幸运,它改变了我整个人生。我人生中所有的骄傲自信和自由均来源于它。所以我始终坚信,会写字的人是幸福的。

只是我始终无法弄明白一件事,我到底是爱写作多一些,还是爱我自己多一些?

或者换句话来说,我对写作这件事,到底有多爱?

后来我见过很多和我一样会写字的孩子。比如前天在南京请我吃火锅的秦猫猫,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十五岁,写的第一篇文章把我惊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起初她只是我的粉丝,在我陪她度过她人生中最纠结的青春期以后,我们变成了闺蜜。高三那年她一边复习一边写出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本书,我一直认为她在写作上的成就可以远远超过我,但事实是她从没把写字这件事当成过自己的理想。现在的她还不到三十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两家咖啡店的老板。说起咖啡来,她总是两眼放光喋喋不休,很显然,那是她想要追求的东西,而写作只是随手拈来之物。

当年和秦猫猫一起出书的许诺儿高中毕业后就去了美国,四年后归国替我当了一阵子编辑,我特别畅销的小书《那些女生该懂的事》以及北大双胞胎的《愿我的世界总有你二分之一》都是由她策划编辑的,就在她的编辑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她选择了回美国继续读书,原因也很简单,那里有她想要的生活。

就算遗憾又怎么样呢,没办法。她们要过的是她们自己的人生。

就如同当年那个为了写作不顾一切的我。

说来惭愧,自从我的书畅销后,我的很多书模都红了。但是我力推的年轻作家,却几乎没有大红大紫的。我曾经主编过好几本杂志,也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停办了。这其中《17SEVENTEEN》 是我较为偏爱的一本,杂志的风格比较小清新,女生味特别足,却还是无一例外地遭受了停办的命运。当时杂志的美术总监叫鹿童,是个特别棒的摄影师,最近正在替我的电影拍摄海报。和几年前总是羞涩内敛的她比起来,现在的她话多了很多,甚至愿意跟我分享一些生命中私密而有趣的小事,只是关于杂志,我们甚少提起。唯有一次,我记得她轻声对我说:“那真是我生命中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我笑笑搂住了她。

的确,那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尽管事情的结果,有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失败甚至可笑。

偶尔也有人关心我的杂志,问到什么时候有可能复刊。遇到这种问题我用的处理办法多半都是装死。现在的我,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图书公司。我的编辑中,也不乏有当年杂志的读者。一次选题会后,他们决定把公司最优秀的年轻作家集合起来,用《17SEVENTEEN》的名义出一些系列主题书,用来回报一直怀念这本杂志的朋友们。尽管现在原创文学作品的出版举步为艰,我还是欣然同意了这个想法。

当编辑暖暖把这一大叠稿子交到我手中的时候,正是我为了《左耳》的电影忙得焦头烂额之时。书稿在我箱子里放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她一催再催让我写序,我才在剧组开往东山小镇的车上翻开了它。书中写作的这些年轻人我大部分都比较熟悉,才情逼人的张秋寒,有趣幽默的为安,谈吐不俗的王璐琪,写作风格跟我较像的刘小念,敏感脆弱码字飞快的张躲躲……我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认真地读过别人的文字。当我捧着书稿在空气中飘着重重鱼腥味的东山镇跳下车来的时候,竟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

是的,我离文字真的太久远了。

简直没有脸再谈“热爱”两个字。

当我无数次地被别人催促新书无果,当我每日忙到厌倦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在忙些什么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认真想过,要自己在微博上发起一个“饶雪漫滚出作家圈”的话题。或许那样,我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所幸的是,这些文字唤醒了我。它们有效地撞击了我心中最柔软最深情的那个部分,让我有理由相信我还可以是一个年轻人,可以幻想,可以浪漫,可以矫情,可以愤怒,依然可以,把很多的话通过我的小说来讲给大家听。

只要是心头最爱,原来从来都不会走远。

顺便说一下,这本书中我写的故事《吃猫粮的少女》,来自于我的“雪漫电台”的一个活动——你讲故事我来写,给我讲这个故事的人是我的编辑段年落,很久不写短篇小说的我因为“陈燕妮”这个奇怪的女生终于有了再次倾吐的欲望。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下一季的书中,说不定就会出现你的故事。我们这套丛书会不定期的出版,要是你觉得你写得也不错,可以将你的稿件投到2845093425@qq.com,我们期待着你的参与。    

最后,不管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购买或者是翻开了这本书,谢谢你的捧场,谢谢你依然热爱阅读,在匆匆忙忙的现代生活里,这真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谢谢这十二个故事帮忙作证,在我们余温犹存的年少时光,真的有往事值得回味。

而我们只需大步大步朝前走,像我好多年前十七岁的我写在我日记本扉页上的一句话:沉沦也好,辉煌也罢,愿无岁月可回头。

饶雪漫

2014.12

    P.s 想要购买这本书的朋友先不要急,预售链接马上就出。另外女生成长故事图书《化身孤岛的鲸》同期上市,@凤凰雪漫 以及我的微信“饶雪漫”会跟大家分享更多精彩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