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饶雪漫博客

 
 
 

日志

 
 

?一样的月光一样地照着我们的十七岁  

2014-11-20 17:3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样的月光一样地照着我们的十七岁 - 饶雪漫 - 饶雪漫博客
一样的月光一样地照着我们的十七岁

           ——写在《左耳》出版九周年之际


20141118日,《左耳》电影公布了第一批演员名单。在蜂涌而至的赞美或是质疑声中,很少有人记得,其实那天是《左耳》的九岁生日。


提醒我这件事的,是一个叫栾栾的姑娘。她是左耳的忠实书迷。在她的手机里有一个时间软件,每天记录左耳的成长。在20141118日这一天,图片上的显示是:左耳的生日已经3287天。


整整九年。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除了近乎偏执的热爱。


九年前,栾栾是《左耳》的书迷;七年前,栾栾是我哈尔滨书友会的会长;五年前,栾栾是我夏令营的营员;四年前,栾栾成为我公司的员工。而现在,她已经成为我营销部的负责人之一。


毫无疑问,她一直都是《左耳》的偏执热爱者。


《左耳》电影开机前,当她从内部抢先得知选角名单以后,大半夜给我发了一条特别长的短信,言辞激烈,批评我对自己的作品不够尊重。除了对饰演黑人的段博文格外开恩(大约是因为他做过我的书模的缘故),她坦言其他演员都令她失望透顶。


你拍你的,反正我不会去看。她说:祝你票房八百块。


我回她:“再相信我一次。


她没有再理我。


其实不止是栾栾。很多的人都不知道,为了这次选角,我和有朋导演差不多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把这个年龄段差不多能见的演员都见了个遍。“无关乎名气,无关乎背景,只求合适是我和有朋达成的一致的选角原则。我一直记得他曾经多次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就想成这个电影,其他没任何想法。


所以,好多演员都是在经历了反反复复的近乎于苛刻的试戏环节后,才最终出现在我们的终试名单里。


张漾这个角色,真的特别难选。我知道在万千小说迷的心中,他早已经定型。曾经有很多姑娘对我说过,不谈恋爱,只是为了等一个张漾。


坦白说,在试完一大批演员后,我们都没找到最合适的那一个。


欧豪第一次出现,是冲着“黑人的角色来的。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耳朵上有明显的耳钉,腿上有明显的纹身,说话走路都是一派嘻哈风格。试那场被吧啦调戏的戏,最后一个镜头落在他脸上,他嘴巴歪着一笑,全场跟着大笑起来。


此人有戏。当时我就这么想。


欧豪是我们的制片人焕焕特别推荐来的,她以前也不认识他。在音乐风云榜的颁奖晚会上,欧豪和她在过道上擦肩而过,用焕焕的话来说,“当时就亮瞎了我的双眼。


欧豪起初也喜欢黑人这个角色,他并没有挑剔他是不是男一号。没想到光线的王总在看完所有演员的试戏片段后对我们说道:“不如大胆一点,让欧豪来试一下张漾,我觉得他可以。


可以吗?有朋问我,他是你心目中的张漾吗?


我摇了摇头。


我倒觉得可以试试。有朋想了想说。


就这样,我很快又见到了欧豪。


这一次,他显然有备而来。认真读过小说的他,取掉了耳钉,改变了走路甚至说话的方式,令我们“大跌眼镜地试完了我们给他准备的三场戏。


我已经在心里默默地给他点了一百个赞。


但导演还是比我严格:“想争取这个角色,得找台词老师教你普通话。老师我可以帮你介绍,最好让他二十四小时跟着你。


欧豪照做了。


再见面的时候,他笑着跟我说:“活了这么多年,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说话。


这就对了。我说。


试妆的时候,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不认识欧豪了。他好像完全张漾附体,话很少,一看就是满腹心事的少年,喜欢独自坐在角落里。表情酷酷的。


别叫我欧豪。他说,请叫我张漾。


消息泄露了,微博上有很多反对的声音。我故意打击他。


他说:“雪漫姐,我不太会讲话,我只想说,我会努力对得起你和导演的信任。


后来我知道,他在开机前很认真地对经纪人说:“我不要带助理去剧组。我要好好体验孤独贫穷的滋味。


在厦门的那些时日,他真的是这么在体验的。


有一次我经过一家饭店的大厅,有个人伸手拉了我一把。我一看,是欧豪。


盒饭吃腻了。他说,出来吃顿好的。


瞧,连吃饭都学会了一个人。你能说他入戏不深吗?


还想说一件事,欧豪不会游泳。


可是在这部戏里,他和吧啦最重要的戏,是在水里完成的。


开拍之前,他已经默默地在学游泳。后来有教练教他和吧啦潜水,他不怕死地一个猛子扎水底,头在游泳池底部撞了一个大包,他还若无其事地继续在水里扑腾了好几天。


游泳算是学会了,可是还有一场戏是跳水。替身都在岸边准备好了,他想来想去,还是希望能自己完成。


出于戏的完美,导演也希望他自己完成。两人就这样一拍即合。只可怜了站在岸边的制片人焕焕,心提到了嗓子眼,打电话急慌慌地问我怎么办。电话还没打完呢,就听见她在那边说:“完了,已经跳了。


没事吧?


好像……没事。


上帝保佑。


焕焕问我:“你说这孩子,怎么对自己就这么狠呢?


健身,减肥,学游泳,苦练普通话,一个人来,一个人去。说实话,我也确实很少见到一个孩子对自己这么狠。


有一次去探班,他端了个小板凳坐到我身边问我:“雪漫姐,能说说你心中的张漾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说:“你这样的。


他看我一眼,笑了。


我没有骗他。


他真的做到了。说实话,这是我之前并没有想到的事。


在厦门的日子,我最喜欢做的事是深夜十一点跑到宾馆四楼的平台上去玩,演员们都会从房间里跑出来,一起健身,或是打闹,聊天。有一次,我看到光线的经纪人小杭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我走过去问她:“干嘛呢?


她轻声说:“这一幕太美了,舍不得回去睡觉。


我知道,她只是提前比大家看到梦想浮出水面那一刻。


半个月前,我去机房看电影的初剪。栾栾也跟着我去了。没有音乐,没有特效的未完成片,却让她哭成了泪人儿。从机房出来,她整个人走不动路了。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因为我有十足的把握。


我得意地问她:“怎么样?


她回我:“戳心窝的好。我真没想到会这么好。每一个演员,都那么那么的好,那么那么的合适。


我故意气她:“你不是说我用他们肯定票房八百块吗?


八个亿。她说,说完了,她蹲到地上泣不成声。


那晚回到家,栾栾将小说重新看了一遍。第二天她问我新版小说何时能出版,她希望能放上现在这些演员的照片。


看我心情吧。我臭屁地说,现在忙着呢。


20141118日,左耳九岁了。此时身在上海的我正在为明天要见到陈丹燕老师而感到兴奋难眠。在我的十七岁,有多少个夜晚是她的小说陪伴着我。二十年过去了,我终于可以因为她而再度拥抱我的青春,这样的缘分是多么奇妙而圆满。


我始终相信,在通往梦想的路上,只要你奋力地走,走很久很久,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掌声。我也始终相信,当我们的电影最终抵达你身边的时候,余温犹在,信念不灭,而你终

于肯投以我们肯定的泪水或是欢笑。


房间里正在放一首我没听过的歌,歌词很狗血:你说今晚月光那么美,我说是的。


是的,今晚月色真美。


谢谢时光过去那么久,依然有一样的月光,照着我们一样的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十七岁。


(欲知更多的幕后选角故事,请关注我们的《左耳》电影花絮书,会在《左耳》电影上映前出版。)


——雪漫

2014.11.19于上海

?一样的月光一样地照着我们的十七岁 - 饶雪漫 - 饶雪漫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