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饶雪漫博客

 
 
 

日志

 
 

愿世上所有的疯狗都安息。  

2012-01-29 2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愿所有的疯狗都安息

 

一月底的成都,春寒料峭。我悠长的假期已经接近尾声。

这些天微博上热热闹闹的事,本来一直没想插嘴。一是深知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老韩少年成名,早经历无数腥风血雨,这事对他不算大事。二是我这人很不擅长与人打笔仗,怕一张嘴,立刻有人上来讲:你丫是不是想趁机炒作,吧啦吧啦~~~讲一大堆,我便灰头土脸败下阵来。但今日看到老韩居然拿出了手稿以及韩父晒出的家书,心里很不是滋味,这都什么世道呢, 一个作家好不容易写了书,好不容易出了书,好不容易卖得好,现在,还得好不容易证明那些字是自己写的,这叫哪门子事!

回想一下,十四岁的时候,我爱上了写作。上课写,下课写,有时间写,没时间挤时间写。我纯朴的爸爸妈妈总是苦口婆心地对我说,你别以为你写的东西可以发表,发表要靠什么——关系!但是,毫无关系的我第一次投稿就顺利地发表了,因为没有投稿经验,地址电话也没留,稿子发出来,我才看见。那篇作品给我赚了一大笔钱(三百多块,当时我爸一个月工资不到一百元)不说,从此开启了我的创作道路 。我收到的读者来信,是用麻袋拖回家的,那个编辑,叫顾宪漠,那本杂志,名叫《少年文艺》(江苏版)。他们给我这个无名小辈的肯定和待遇,都让我觉得我已经是如日中天的大作家了。如果没有遇见顾老师,如果没有遇见《少年文艺》,我很难去想像,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

大学毕业后,因为一次机缘,在少年文艺当时的主编章文焙老师的力荐下,我去《少年文艺》做了编辑。负责的栏目,正是让当年的我走上文学之路的“少年创作之页”。我去的时候,因为没有编辑负责,这个栏目已经差不多要停办,读者的来信和作者的来稿,堆在编辑部的角落,无人问津。韩寒的稿子,就是从这一堆信中翻出来的。首先吸引我的,是他的字,非常漂亮,工整。(韩父晒的家书可作证)。然后就是他的稿子,文笔很特别,与众不同。透着一股少年特有的机灵劲儿。由于年代久远,我早就不记得那稿子的名称了,据他后来在《零下一度》里写的,说是他的处女作。 我应该还发了他另外的一些短篇,也应该给他写过一两封信,除此之外,我们彼此并无任何联系,没有打过电话,更没有见过面。我当编辑的时间很短,只有半年。后来,我调回镇江电台工作,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岗位。但在这期间,我最看好的少年作家有两个,除了韩寒,还有一个是女生,叫李静睿,微博上她叫阿花的伊萨卡岛。她也是自贡人,爸爸是作家李开杰,曾经写过一篇我的报告文学,也是发表在少年文艺上。但我发表静睿的小说与他父亲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因为她之前一直不想让她父亲知道她写作,而我夸她写得比她父亲要好得多的时候,她父亲也明显不信。令我感到非常可惜的是,静睿并没有以写作为生 ,她选择了记者这个职业,尽管干得风声水起,也不能填补我心里的空白和遗憾。

还好,有韩寒。我对他的了解很少,也不知道他父亲是谁。但他让我骄傲,也让我们的杂志《少年文艺》深感骄傲。

时间过得很快。很多年以后,我在路金波的办公室和韩寒偶遇。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他很高兴地跟我握手,过了一会儿,又过来再握了一次。那一次,他替我的作品《离歌》拍摄MTV。拍摄地点是在他的家乡,他说找了很多地儿,还是发现那里最美。我去探班的时候,他给我定了宾馆里最大最豪华的那个套间让我住,给我的小跟班,他的小粉丝秦猫猫夹菜。态度亲和,毫无架子。也是那一次,他跟我咨询到做杂志的事情。他总觉得,让读者反复花钱买他写的字不太好,我说,我的影响力不够,所以杂志一直做不好,你跟我不一样,你如果愿意做,可能会给很多新人机会,让他们出来,青春文学不能就这几个人在写。你想一想,当年的《少年文艺》。

他说,我想想。

后来,他果然推了杂志,但他的杂志我和的杂志最终的命运,都很让人郁闷,我不想多谈。

我写离歌的时候,他应该是在写《他的国》(也有可能是一座城池,我记不太清了)。那时候我们都在老路那里出书,计划的出版档期也一样,路金波纸也准备好了,印厂也准备好了。就差我们的稿子。责编吴叔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是个拖进度大王,觉得挺对不起老路。韩寒偶尔爬上MSN,我便问他写得如何,很好,他比我还要懒,每次发来的稿子都比上一次长不了多少。终于有两次稍微写得快些,我夸他,他诚实地说:“不努力不行,卡上只有三千块。”

想想,如果有团队,何至于此?

那些叫叫嚷嚷的人,其实你们根本不懂,文学创作不是吵架,它肯定是一个人的事,我写作已经近三十年,之前写的很多东西,很多句子,其实我自己早就不记得了。我十四岁的时候写不出四十岁的东西,四十岁的时候也写不出十四岁的感觉。我当时懂的,现在已经模糊,现在明白的,当时也许一窍不通。一个创作者,他写的是文学作品又不是科普论文,他只要把他的人物写活了,故事写好看了,它写的句子别人愿意读,读了开心,喜欢,他就成功了。他又不是百科全书,凭什么他什么都要知道?!我写作的时候遇到不懂的东西就百度,用起来顺手得很。有些东西你现在在问我,我肯定不记得,那你是不是就说我找人“代笔”的呢?更有甚者,脑子残到要把韩寒关起来写三天,看看他是不是真有才!你以为写作是唱卡拉OK吗,大家来评定是不是唱上去了,音色是不是优美?还是当写作是技工作模具,做完后比一比到底是谁做得更合格,更标准?!

一边去吧,我只能说,不要再用你的无知来挑战我的忍耐极限了。

我希望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因为,如果再继续下去,这不仅是对韩寒一个人的侮辱,也是所有写作者的侮辱。在这个美好的新春佳节,一个作家,本来可以陪老婆聊聊天,陪女儿晒晒太阳,睡睡懒觉,打打麻将,享受一下美好的生活。却不得不花这些精力,来对付那些不停地扑上来要咬他一口的疯狗。我更为担心的是,这件事,会不会从些给韩寒和其它的年轻的写作者心里加上阴影,这些事,我不太了解,这个人,我不认识,我是不是不能在我的作品里提及,不然,会很容易被骂“代笔”哦。

从去年开始做出版人,我的公司出版了很多的好书,但是,销量都平平。我在等一个新的韩寒,等了很多年,一直没有等到。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少疯狗,但是我们只有一个韩寒。请爱护,请珍惜,请信任,请尊重。

原这世上所有的疯狗都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