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饶雪漫博客

 
 
 

日志

 
 

[转载]《斗鱼》序之果果  

2011-12-20 22: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果果,我会一直在
原文地址:《斗鱼》序之果果作者:果果

  看完《斗鱼》的序之后,我已经满脸泪水。为了过去的自己,为了逝去的15岁,为了果子李那句:“女孩子嘛,都应该喜欢漂亮啊,怎么会自己把自己弄成这样。”为了方悄悄那句:“你只是有了一个矛盾的自己,无法与这个世界和平相处。”

  《沙漏》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从《沙漏Ⅰ》到《微雪》,我反反复复看了很多次。最终搁置于书柜尘封,许久不碰。记得有一次雪漫姐讲座,提问环节有一个女生站起来说:“为什么我找不到心疼我的米砂,我就是那个生了病的莫醒醒但是我为什么找不到米砂。”雪漫的回答我如今都记忆犹新:“为什么不成为米砂呢?”

  渴求温暖,冀望遇到一个米砂,陪伴自己走过青春的春秋冬夏。受过伤的女孩子大概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希望吧。

  当夏令营的最后,大家一起唱《沙漏的爱》的时候,我的泪水就猝不及防地淌下来。这次夏令营的策划是果子李,因为曾经同她聊过不少因此她自然知道我深爱《沙漏》,夏令营的第一天,我和上届营员伊汐、壳壳约好见面,大概是我太过激动,因此到了大堂之后才发现我是第一个到达的人,然后我就看见了果子李。第一天的上午是核对营员的时间,所有编辑都忙得连上厕所都一路小跑。因此果子李把一堆资料丢给我让我帮她看着之后,我看见了这次夏令营的策划。最后的给我唱歌的策划看完之后,果子李才反应过来对我说:“诶,不许偷看哦。”明明知道,但是歌声响起我还是流泪了。就像爱一个人,我的泪水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病情的急剧恶化才有了休学专心治病的想法,当医生确诊告诉我我是生理原因而且和基因有关,永远没办法治愈但是可以控制的时候,我笑着哭了。

  在四川最出名的医院医治两个多月仍旧没效的时候,决定去北京。去之前的一周里我回了一次绵竹,上了一周的网。我给我的君宇先生说:“我要去北京了,去了北京我回来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要去逛街去买新衣服,对着这个世界大笑说就算前两年你们都误会了我但是我现在依旧活着。最后我给她说,然后你来我家过夜,我们面对面的躺着,不说话,眼泪就可以直接掉下来。”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自从我生病之后,我再也没有心思去挑选任何衣服,没有心思去打理什么样的发型更能适合我的脸型。每天起床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要怎样走路才可以让别人看不出来我的异样。去年夏令营的时候,爬完长城的下午好多女生累到不行,因此那天下午变成了自由安排时间。我选择了和壳壳、悄悄、陌言以及一大堆人一起逛西单。

  走散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彼此的爱好都不一样,我被悄悄拉着,她教我怎么乘地铁,告诉我不要害怕有她在。各自分散之后悄悄说:“果果我们去逛Zara,我送给你新衣服。”走进Zara专卖店之后,我偷偷给悄悄说:“其实,我从来没有自己选过衣服。”我以为悄悄会说:“那反正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闭上眼睛我买好送给你就好啦。”之类的烂俗文艺句子,我没想到她居然愣了一下,然后说:“那你现在自己选吧,总会有自己买衣服的时候。”这件事的结局大概每个人都猜得到吧,我没有买到衣服。

  去北京的前一天,阿姨问我:“难道你最开始没有一点点是装的吗?”阿姨是妈妈的亲姐姐,但是我讨厌她。而且我同她都心知肚明,我讨厌她。或者,我憎恶她。

  她曾经在妈妈那边的亲戚面前说:“别理果果,她走路那样无非就是希望得到她妈妈的关注,亲人的关心。”其实她没做错什么,只是用她的素质来猜测我的想法而已。那段时间我初二,学校还在板房,新学校还未建成,爷爷得了癌症,妈妈去了成都照顾爷爷,爸爸在清平上班,周末我不得不去同学家住。如果你有办法想象出一盆热水递给你,告诉你去厕所洗头洗澡的话,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解了我那时候寄人篱下的滋味。但是那时候并不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寄人篱下。

  她曾经单独对我说:“虽然我膝下无儿无女,但是你妈养你这个花钱的女儿,还不如没有,你就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人。”因为这句话,我失眠了一个晚上哭了一周难过了一个月。

  她曾经对妈妈说:“你女儿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你女儿都那么大了她夸张点事实扭曲点事实,对于她来说易如反掌吧。”因为这句话,我坚持不和我妈沟通,因为我明白,如果我将事实告诉她,她只会把事实小于化,如果我夸张点告诉她,她小于化之后就是事实,但是如果夸张化,是个人都会觉得不可能。

  她平时也会和我吵,装出一副圣女的样貌,当着我妈的面数落我的不是。然后我受不了了骂了回去之后跑出了她家。自此她再也不允许我进她家。最尴尬的是我和我妈一起去她家,当时有外人在场,她直接撂下一句你妈进来你可以走了之后,我在外人奇怪的眼神里一瘸一拐地走了。

  我和我妈都是病人,我妈去成都复查的日子,我陪她去了成都,复查完之后阿姨对妈妈说,身患老年痴呆的婆婆骨折出院后病情更严重了,把排泄物弄到了棉被和床单上。她说她忙,要我妈妈和我住过去帮她照顾婆婆,也就是说喊我和我妈去照顾婆婆。那一刻我忽然想抢过电话给她骂回去:“你不是不要老子进你家门吗?现在怎么改变主意了。”嘲讽、刻薄。那些字词我恨不得啪啦啪啦都丢给她让她慢慢理解那些词。只是我妈直接挂了电话:“我要过去照顾婆婆,你收拾一下我们过去。”

  然后我就哭了,我说我不去,你要去你就去,反正没有你我晚上也会怕,大不了就熬夜看电视剧。我妈无奈得看着我,然后走了。

  我妈再次回来的时候,她说,你阿姨说晓得你在故意整她,你自己明明可以睡觉,我不在你还不是睡得着。她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四点过五点才睡着。

  我当时只是生气我自己,生气那次我去看心理医生为什么因为心疼我妈妈听着我给心理医生说的话而难过,没有让她进去。那次去看心理医生,我说的很开门见山,我说我休学了。这是我对那个医生说的第一句话,之后聊及一些其他反应,我说我觉得我没有安全感,我休学之后有一段时间父母都不在家,我晚上不敢睡觉害怕小偷强盗,每天四点过才敢睡觉。心理医生问我:“天啊,那那段时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说:“熬一熬,就过去了。”

  其实就是那一周,时光磨灭了我所有的安全感。

  和我妈开始沟通来源于我用手机和一个朋友唠嗑,我给她说我觉得好烦躁,身体没变好反而更加恶化,我妈又难受,我真的好想赚钱写稿子。我觉得我对不起我妈。我发这条过去的时候我妈看到了,然后她抱着我说以前我上网她都没看,她说我想太多了钱这方面要我别操心,然后她说了很多,最后我问她,你相信我吗?我妈说,我信。然后我就哭了。哭得歇斯底里,我哭着说真好你愿意相信我了。

  在这个世界上,愿意不求回报得帮助你支持你的人,只有父母。能够因为你不爱惜自己而哭泣的人,只有在乎你的人。这个世界上如果这两种人你都丢失了,再大的成功也无济于事了。

  不要有太多的假想敌,有时候你想超越你应该超越的,只是你自己,如果你不肯,那么,你缺少的,只是勇气。

   我觉得我对青春永远没有一个恰当的定义。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有时候我觉得我的青春还有那么长那么长,我要怎样才能熬出去。未希夸我最多的是坚强,果子李说她哭着给我回短信说我坚强,值得表扬,方悄悄在QQ上说你很坚强,李望平在短信里说其实你已经很坚强。离开九班的时候很多人给我写纸条夸我坚强,好多人对我说要是我遇到你的境遇,大概我不知道颓废成什么样儿了。第一个说这句话的人,是梅子雨。很长时间里我觉得我在别人眼里就是坚强的代名词。

  我只想说,也许在你们眼里,我是坚强的,但其实每一个人都有难熬的那骄些时间,熬过那些时间的人,都是坚强的,明媚的,骄傲的女孩子。我只是境遇比你们差一些而已,而且比我不幸的人还是有的。

  而且,每个人都有养活自己的义务不是吗?

  无论如何,不要伤害自己。因为除了你自己,没有人陪你到永远的。

  而至于那些否定你的人,只是因为他们做不到而已。

  如果,你真的,有梦想。无论如何,请踮起脚尖触碰希望。那才是最精彩的青春。

  被人信任珍惜并不容易,不要丢失他们在你漫长的青春里。

  你好,我是米砂,伊汐是我的莫醒醒,那么你呢?你找到你的莫醒醒了吗?

 

附:《沙漏的爱》

 

沙漏的爱

   文/伊汐

我叫李望平,是醒醒;她叫唐萍,是米砂。

我们相识在2010年,母亲节的前夕。

我至今也说不清楚当初为什么想和她成为朋友,也许是命中注定,我在论坛给她发站短:果果,咱交个朋友呗。

于是,我们走到了现在,并且,会一直走下去。

那个论坛,叫天中论坛,她在里面叫果果,我叫伊汐。

就从我遇见她的那一刻开始,我在常人眼中的坚毅形象,瞬间,在她面前还原了莫醒醒,只在她的面前。

我是她的莫醒醒,她是我的米砂。

 

Chapter 1

 

刚开始我们的联系方式只有扣扣和短信。

我会在每天晚上给她发晚安,即使有时候我并没有睡,我还是会对她说,我先睡了,只为了引出后面的那句你也早点睡。

那时候我们初三,离中考没剩多少时日了,她几乎每天都是12点过了才睡,而我,我保送先解放了,白天上上学,晚上看看小说、写写日记,一天就过了。

记忆中很深刻的,是和一个人的交集,她和我还算不错,只是越临近毕业,就表现得越虚伪,越让人讨厌。

她明明很努力还大肆宣扬她一天都在玩,在大家眼里我们俩关系最好,但是我当我有问题问她的时候,她就会说:哎呀,我好累呀,哎呀,我听下歌了来,哎呀,你自己慢慢想吧。

但是,她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到处去晃,看到谁在做作业,就冲过去给别人讲答案,叽里呱啦一大堆,然后丢下一句,你自己再思考一下是不是这样,就很潇洒的走了。

我周围的朋友都是这样,她们看似和我走得最近,但是我在她们心里却是那么的不重要,而我,最受不了虚伪。

所以,即使我是莫醒醒,即使我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可我还是会难过,会烦,直到我遇见我的米砂小姐。

 

某天晚上我给她发短信,我说为什么现在的人都这么的虚伪,她们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我为什么总遇上这样的人,我怎么这么可悲。

她回:适当的虚伪是现在必有的能力。

我说:我承认每个人都是有一点虚伪的,但是,有的人真的太过了,我受不了,我对她们这么好,她们却不能如此对我,爱不是相互的吗?但是当我决定离开她们一个人走的时候,却又会收获感动,很烦。

她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她们只是没有时间,当她们意识到会失去你,你就会屡屡收获感动,亲爱,放轻松,每个人都很爱你。

 

然后我便释然了,虽然我还是常常被人忽视,常常一个人走,常常当独行侠,但是我一直知道,有个人,一直爱我,一直支持我,一直鼓励我,她就是我的米砂。

 

Chapter 2

 

她在我的眼里一直都像一个仙女一样,她有魔法,她会在我最焦躁不安的时候让我迅速平静下来,我爱她,无庸置疑。

我从没想过,这个仙女一样的米砂,也会哭得歇斯底里,那么难过。

那天晚上,她给我打电话,叫我给她唱歌,我觉得情况好像不对,就问她怎么了,然后她就哭起来。

我顿时就慌了。

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哭,即使是隔着电话,隔着几百公里。

她哭得很伤心,声音很含糊,我渐渐地听清了,她对我说,如果我有一天看到她不再上扣,不再回我短信,那就是她自杀了,我当时除了叫她冷静冷静再冷静,想不到任何可以安慰她的方式,你看,这就是莫醒醒,她不像米砂,她不会说话也不会安慰别人,更不敢对她唱歌,于是,最后她给我唱天黑黑,我答应她我以后一定会对她唱歌,那个以后,到现在都还没到。

谢天谢地,她最后答应我要好好活着,但我的心还是扑腾得厉害,我是害怕失去她的,莫醒醒没有了米砂,还有谁爱她呢?

 

Chapter 3

 

2010最美的那个夏天。

第一次见她,在北京。

因为雪漫。

因为同样爱雪漫。

所以参加了雪漫的夏令营。

她戴着我送的项链,招摇过市。

在夏令营的那几天,我们并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是默契依旧存在。

 

其实,我们能相遇,就是因为雪漫。

我最喜欢的故事,都是围绕着天中展开的,于是我进入了天中论坛,然后我就遇见了她。

冥冥注定,一环接着一环,构成我们的相遇。

很幸运。

米砂小姐,你觉得呢?

 

Chapter 4

 

暑假的尾巴,她问我地址。

我把地址给她,问她,干啥啊?

两天后,收到她寄来的快递。

费力地割断胶带,打开盒子,掏出一只很有爱的狗狗,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我问她,为什么要送我狗?

她说,因为她爱死了这只狗,于是她送给我,以后我看到它,就要想到她啊。

我给它取名叫卷毛。

开学住读的时候,我抱着卷毛进寝室,周末回家的时候把它抱回来,它的香味渐渐地淡了,每个夜晚我抱着它入眠,即使寝室没有空调热得打地铺全身被汗浸湿也依旧抱着,因为,她是我的米砂啊,她就在我的身边,从未离开。

其实刚开始我很想问她为什么不送我一个白色沙漏,但后来我明白了,我没有交替性厌食暴食症,不用用沙漏来死死地抵住胃部,我需要的,是她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不会孤单的那种感觉,于是她把卷毛给我。

谢谢。

 

Chapter 5

 

也许有一天,她遗失了她的路理王子,我找到了我的江爱迪生。

但是我们还是会一直走下去。

因为。

灾难之后,一切重建,宛若新生。

我们如此幸运。 

 

  评论这张
 
阅读(5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