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饶雪漫博客

 
 
 

日志

 
 

《过敏》试读  

2006-08-19 23: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敏(青春疗伤小说)
饶雪漫
亲爱的
我又开始没日没夜地听歌了
我又只能一个人过马路了
想起你的时候
我已经学会不哭了
我的头发长长了
我把旧T恤扔掉了
我过上全新的日子了
当鼻尖最后一颗痘痘消失掉
我知道
我终于把你曾给我的爱情
还给记忆了

(1)

我在左边的耳朵打了两个耳洞,有微微的红肿。我穿从丽江淘来的苗族姑娘的短裙,有一个一个手工缀上去的亮片。我清晨醒来听王筝的歌,她唱:我们都是好孩子,异想天开的孩子,相信爱,灿烂得可以永远啊……
我离开木木四十八个小时。
他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给我发短消息。我走的时候,他正在熟睡,我给他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五个字:我们分手吧。然后我就昂首挺胸地走出了他的屋子。那时是清晨六点多钟,夏天的阳光已经势不可挡,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我要去长江大桥。”
我以前跟木木说过很多次:“你哪天不要我了,我就从长江大桥上跳下去。”
可是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我改了口,我让司机在一家麦当劳前面停了车,我进去,要了一大堆的东西,但其实我吃不下,我只是不停地喝着那一大杯超大的可乐,一面喝一面想:我是不是该趁木木醒来的时候回去,撕掉那张纸条,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呢?
别骂我,其实认识木木以后,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没出息的女孩。
但我最终没有回去,我灰溜溜地喝完了那一大杯可乐,灰溜溜地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灰溜溜地哭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有过很汹涌的爱情,他宠我的时候,连我的舍友都看不过去。比如他会每天下班后绕道来学校看我,比如他会把削好的苹果一片一片往我嘴里送,比如他会在出差的时候每晚给我打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然后带回一大堆让我眼花缭乱的礼物,我曾经是他的天,他的地,他的宝贝和整个世界。但是忽然有一天我却什么都不是了,他爱上了别的女孩。天翻地覆,一念之间。
更何况,我的情敌可不是一个一般的人。她是一个名人,女主播。有个让人浮想联翩的艺名,叫:妞妞。
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妞妞。她和木木怎么认得的我也一无所知,我所知道的只是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我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叫妞妞的美女PK出局了。我的舍友在商场做化妆品推销员的时候见过他们,他给她买了一千多元的化妆品,并毫无怨言地替她拎着她LV的小包包。我室友跟我描述这一切的时候尽管看上去为我气愤不已却也难掩她内心的兴灾乐祸。
谁都会嫉妒曾经的木木和曾经的我。这是肯定的。
但现在一切说变就变了,“失败”这两个字写到额头上,就是耻辱。
更耻辱的是,我求过木木,我让他好好考虑一下他和女主播的将来,必比和我在一起更加的美好。木木没有表态,他只是木着一张脸看着我。看得我心碎。
只是在我走的时候,木木才说:“我送你吧。天黑了。”
我努力微笑,希望留给他的最后印象不是失败的。
我清楚自己已经被取代,木木的心里留给我的,早已经不是爱,不过是温柔的慈悲。当爱情变成抓不住的水,离开便成为其唯一的表情。
就这样,七月到来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地成了一个失恋的女子。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暑假,没有木木,我就没有了留在这个城市度假的任何理由。我收拾好行装准备回老家去,我捏着火车票不甘心地想,就这样吗?就这样甘愿退出吗?就这样让他毫无愧疚地迎接新的幸福吗?我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呢?
对,干点什么。
这一切就像木木的口头禅,头都掉了,还护什么耳朵?反正都一无所有了,我还怕干点什么呢?
我打了木木的电话。第一次没接,第二次很快接了,用一种公事公办的口吻:“喂?”
“我是许悄悄。”我说。
“噢。”他说,“我知道。”
“我要回家了,今晚的火车,行李太多了,你能送送我吗?”
“晚上几点的车呢?”
“九点四十。” 
那边犹豫了一下:“我今晚有点事,尽量吧。”
“我在宿舍等你。”我说完,不给他再推脱的理由,迅速地挂了电话。
我对木木还是了解的,他虽然绝情,但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喜欢做足。八点钟的时候,木木果然来了。他没有上我的宿舍,而是给我电话,告诉我他在楼下等。我拖着我的大包下楼,他迎上来,替我把行李接过去,问我:“拿这么多东西干嘛呢?”
“回家啊。”我用尽量轻快的口气答道,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那我们走吧。”他说,“车停在校门口。”
他居然开上了新车,一辆蓝色的马六,不知道是不是女主播赞助的。木木替我把行李扔进后备厢,再替我把车门打开,对我说:“来,上车。”
我低下头上了车。看到车子前面的那瓶小小的香水,木木从不用香水,他对香水过敏。所以我断定这香水不是他的。
“朋友的车。”木木说,“借来开两天。”
“是妞妞的吗?”我问。
木木不吱声,发动了车子。
我挑衅地说:“她可知道你用她的车送你的前女友去火车站?”
木木还是容忍着,没说话。
我微笑着说:“对不起,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吗,我的手机没电了,我要打个电话让我爸爸来车站接我。”
他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递给了我。
我埋下头,很快在里面找到那个我想找的电话。然后我拨通了它。一个甜美的声音很快从电话那边传来:“亲爱的……”
“叫得这么亲热,说,你到底是林木木的什么人!”问完,我把手机挂了,把它递回给木木,笑笑地说:“你看我真不小心,把电话拨错了。”
木木一脸惊愕,他一把抢过电话,把车停在了路边。
女主播的电话很快打了回来。
木木迟疑了半天才敢接,结结巴巴地说:“没事啊,没事啊,这样吧,我一会儿打给你。”
说完,他挂了电话,用一种吓人的眼光看着我。一幅我就要死定了的狠样。
女主播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林木木咬牙切齿:“许悄悄,你这样子有意思吗?你觉得很有劲吗?”
“是的。”我哈哈大笑。
“变态。”他骂我。
我豁出去了:“林木木,你听好了,我知道这样做很没意思,我也知道这样做很没劲。我只是玩玩,开开心而已。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真幸运,能被你抛弃。因为你这样的衰人,实在不配跟我在一起过一辈子的!”
说完,我当机立断地下了车,从后备厢里拖出我的行李,意气风发地拦住了一辆出租,扬长而去。
林木木那张黑着的脸完美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让他慢慢去跟女主播解释去吧。
是他先辜负了我,我不过是以牙还牙。这没什么不对的。
可是我并没有胜利的感觉,我躺在回去的火车上铺上一直哭一直哭,离开是一点一点的割舍,疼痛在所难免。
而木木,你应该知道,我是那么怕疼的一个女孩,你真的就放心我吗?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8213514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